"); MsgBox.document.write (" "+Item+""); MsgBox.document.write ("
"); MsgBox.document.close(); MsgBox.print(); MsgBox.close(); }
     

水之韵
2012-10-12 15:23:16

 

高二(8)班 任金筱

水是有灵性的。

零度,它是冰,那样晶莹剔透;一百度,它是汽,那样朦胧,迷离。

江南的水与北方的水是不同的。

江南的水,温柔,多情,一圈一圈,让人愿意为之沉溺。一湾湾,一曲曲,是缠绵的,婉约的。微风拂过,才漾起了一层一层的细纹,一波一波地荡开去,夏日,荷叶上常常滚动着几颗水珠,在阳光下折射出夺目地光芒。荷叶一动,水珠便不安分地抖动,很是可爱。一不小心,水珠滚落下去,便与湖水溶为一体,再也不能分辨了。

北方的水,寒冷,肃杀。冰冷,冒着寒气。一碰,那种冷入骨髓的冷便弥漫全身。冬日,水面结了层厚厚的冰,可冰下却是暗流涌动。人们在冰上行走,甚至开车。有人破冰垂钓,几只蚯蚓便可吸引那些无知的鱼儿。场面热闹,倒也给着寒水带来了不少生趣。

不同地方的水差别也很大。

长江的水是热情的,奔放的,有大江东去浪淘尽的气魄;西湖的水是安静的,内敛的,有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气质。黄河的水是浑厚的,雄壮的,有奔流到海不复回的豪迈;洞庭的水是澄澈的,优美的,有秋水共长天一色的风情。

雨与雪是水的化身,那细细如蚕丝的雨,那润物细无声的雨,那瓢泼倾盆的雨,那猛烈疯狂的雨。。。。。那雨中是无数水的精灵。雪则是另一种美,无暇,纯净。那样不紧不慢,轻盈地飘落,纷纷扬扬,那雪中是水的魂。

诗中的水又被赋予了诗的韵味。

“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以水喻人,生而贵贱穷达不一致。“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以水喻愁,水不尽,愁不灭,此恨绵绵无绝期。“孤帆远景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以水喻情,那涛涛江水中包含了多少对友人的依恋与不舍。“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以水喻景,春水那样美好,让人陶醉。

画中的水又是另一番景象。中国画中的水寥寥几笔便有了水的神韵,而西洋画中的水,往往要经过精雕细琢,才初具水的形。因此,我更喜欢水墨画中的水,简约而不简单。

水之韵,包罗万象,沁人心脾。水的灵性是大自然赋予的最原始的美。古代的文人墨客最喜爱游山玩水,是水所具有的特殊魅力吸引了那一颗颗焦躁的心。那如诗如画的水,可以净化人的心灵,洗去人灵魂里的污点。聆听水的心声,为水之韵而感动。

(高二(8)班任金筱2009年6月在由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课堂内外杂志社举办的第四届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中获得优秀奖指导老师 高兰生)

 
】【打印】【关闭窗口